科学传播的重要性:从义大利一则悲伤的真实故事谈起

发布时间:2020-07-27发布者: 浏览数:852

如题,这是一个令人感到十分悲伤的真实故事。

科学传播的重要性:从义大利一则悲伤的真实故事谈起 By Original uploader was TheWiz83 at it.wikipedia - Transferred from it.wikipedia to Commons by Insilvis., CC BY-SA 3.0, https://commons.wikimedia.org/w/index.php?curid=7584885
2009义大利拉奎拉地震后,当地的政府办公室损毁情形。

这是一个两难的议题,笔者也从科学家们被起诉后,就开始关注这系列新闻,期间也有来自全世界超过5,000名科学家(很多是地科界或是地震学家)的连署公开信声援,认为目前地震几乎无法预测,且有效的地震预测技术还未问世,因此以轻忽地震风险、未能提醒人们防灾等原因来苛责官员和科学家,其实有点强人所难。

不过,一般情况下,很少会有人去怪罪政府和科学家没有预先警告民众,而这次算是一种特别情况。此次地震是一个有「前震」的主震,但因为在主震发生前,多半科学家也不会意识到「那些小地震是前震」,因为不是每个大地震都有前震,也不是每次发生一连串小地震后,就一定会有大地震。加上也有其它人利用还未成熟的技术直接预言地震(虽然他有可能是真的观测到前兆,但此技术也还未能百分之百预测地震),可能已造成人心浮动,政府与官方聘请的科学家想试图平息恐慌,似乎也无可厚非。但结果却是发生地震并造成伤亡,就以结果而论,想平息恐慌的动作反而让大家过于安逸造成反效果,也是事实,也成了灾民心中最深的阴影。

科学传播的重要性:从义大利一则悲伤的真实故事谈起 图片来源:USGS
2009义大利拉奎拉附近地震的震央与震度分布。(图片来源:USGS)
从科学传播的角度来看这件事

这件事情还有另一种观点,中正大学的黄俊儒老师写了一篇〈媒体改造,干科学家什幺事?〉文章,以此事件来评论科学家正视科学传播的重要性。文中引述了美国《科学人》杂誌的评析,以科学家在记者会并无发表意见、官员仅以极力要民众放心的出发点说明「不是严重的事」,甚至因为不当的回答方式让媒体以「科学家要大家放心在家喝红酒」轻浮标题作结,对于这点科学家与官员必须为低劣的科学传播方式而负责。

虽然这个想法有道理,但是以目前所知的地震科学,加上科学实事求是的精神下,将「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」作为原则,似乎在一场记者会的限制下变得很难把话说清楚。既不能把事情说的太恐怖,也不能轻忽地震未知的威胁,或许站在事后的角度我们会说:「那就叫大家还是要『多加注意』,不要说那种『一定没关係』的话,总比一味叫大家不要担心地震好吧?」但这种方式难道能平息当下民众的不安吗?我个人还是有点怀疑。而如果最终结果是过了半年一年仍没有什幺地震活动,我想难免还是会有人质疑政府单位与科学家的能力。

假如事情放在台湾的某个地方,政府针对连串小地震若回应:「XX县的地震本来就较为频繁,也有发生大地震的潜势,民众要注意防震。」难道上报纸不会变成「XX县恐有大地震可能」吗?

好吧,要是怎幺说都不对,那幺科学家或人们在面临地震威胁时又该怎幺办?

《震识》的理念就是尽可能的藉由各种深度不同的文章,让不同知识背景的人们可以循序渐进的累积各种重要地震知识,也希望能在长期经营下建立一笔知识文章或是故事文章的资料库,让对这方面知识有兴趣的人有更多平易近人的参考资讯。

若您认同我们的文章和理念,欢迎分享本站的地震知识文或故事文。如果您的学识背景是地震相关的领域,且有志于地震科普传播,更欢迎加入我们,一同传播「震事」。

我们的努力目标,就是希望这样的悲剧永远不会发生在台湾。虽然一开始的力量很小,但在有各位读者的支持下,或许可期许一个更为美好的未来,一个大众有更多危机意识且具备地震常识的未来。


注释:「前震」之所以难定义,在于我们很难在地震发生时就确知它是个「某个更大地震的前震」,还是只是单纯的主震。以311东日本大地震为例,在主震前两天就有一次规模7.2的地震和一些小地震,而2016年日本熊本发生规模7.3的强震前两天也一样发生了一次规模6.5的地震,然而有更多的地震是「没有明确前震」的,因此在科学上这真的是个难解之题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安利S水生活|收集整理加工|生活信息整合平台|网站地图 申慱906554网址哪去了 申傅太阳神怎么下载 申博免费开户官网 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 申博游戏客户端 申博sunbet官网充值 2016申博sunbet 手机版sunbet二维码 申博太阳神 sunbet金沙下载